页面载入中...

刘震云将陪16个村里娃“逛”2018北京书展

  在日本,高收入和部分低收入男性更愿意休产假,反倒是被普遍视作社会中坚的中产阶级对产假、尤其男性产假顾虑重重。

  小泉家族是公认的名门、豪门,带头休产假如果“用力过猛”,难免被负担沉重的中产阶级人士指责。

  正因如此,小泉进次郎虽然带头休产假,但也只打算在未来3个月休假两周而已。

  □陶短房(专栏作家)

  也有人质疑地铁根本不是读书的环境,认为在地铁上拿一本书更多是装样子。有网友看过相册后,评价说:“张岱《西湖七月半》既视感。卯出酉归避书如仇者纷纷作手不释卷状大概就是这样子。”但我觉得,真正爱书的人,无论选择哪种方式阅读,无论在哪里阅读,都是为了读书本身,并不存在一个非要在某个地点才能读书的限制。

  陌生人给我力量

  随着反对声不时出现,即使更多人跟我一样,把这种“偷拍”视为一种传播阅读之美的正能量,即使我转过身去假装听不到争议,我仍然没办法绕开这些反对声独自前行。这些反对声或许在网络上只占很小的比例,但是在我心里却始终是解不开的疙瘩。我因为无法确定隐私边界,有段时间常常想到放弃,我从没遭遇过这样的网络争议,心理也没有强大到一定要坚持自己,但当我看到网友伊夏的留言,我真是要哭了,她说,“是我见过比较节制比较柔情的地铁拍摄了,不曝光正脸,不打扰,很动人”。是啊,我从一开始拍就没想过要暴露读者的隐私。我自己很愿意以书会友,却也知道很多人在投入阅读一段文字的时候,并不想被人打扰,所以我始终选择只是观察,却从未打扰过任何一个被拍摄对象——即使那个我遇到过十几次的女孩,有很多次,我想跟她打声招呼,我始终没有这样做。这位网友的留言,完全击中了我,让我觉得即使遇到争议,还能被人理解。

  也有人安慰我:你并不做商业用途,拍摄初心始终没变,从“善”出发,问心无愧,那些反对的声音不必理会。是啊,且不说是否侵权,在拍下照片的那一刻,除了觉得美好,我确实没有更多想法。

admin
刘震云将陪16个村里娃“逛”2018北京书展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